“网络电影演员需要演技吗?”|生态调查

“网络电影演员需要演技吗?”|生态调查

时间:2020-01-10 12:39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作者 / 苏苏

都在谈演员困境,为什么没人关注网络电影演员?

本质真实而残酷:现阶段的网络电影造星能力弱,以至于99.5%的网络电影演员都是零关注、零绯闻状态——因为零关注,所以“零绯闻”。

来自于传统电影电视剧跟组特约、表演科班、非科班跨行、网红、跑组群演,甚至剧组工作人员、演员助理都有可能演个网络电影男三女三。众所周知的入行门槛低,退圈成本小,群体流动性大,“来去自如”,事实上,还没有一个大概数字量化统计到这个群体究竟有多大。何况,有多少演员会一生坚守网络电影阵地?

随着近年网络电影投资体量增加,一些偏头部的演员片酬十几、几十万,“一哥”能上百万,还有更多的跑组群演,一个项目拿一两万,甚至几千块。这些沉默的大多数苦熬着“青春饭”、通宵没条件,他们是践行理想,还是为生活挣扎?

其次,相对片酬的“接地气”,更大的偏见来自于“网络电影演员也需要演技吗?”

当自带星光的“演员”二字与似乎有着制作粗劣低端“原罪”的网络电影相遇,网络电影演员这个群体真实的生存境遇是怎样的?当时间、资金、环境受限,导演现场讲戏吗?我们选取了几位演员代表,非科班入行的、“网红”转型演员的、网络&院线均有涉猎的、经纪签约给内容制作公司的几个成型样本,一窥网络电影演员真实生态。

当然真实的片场环境、演技说,首先需要导演亲自发声:

演员演技之导演见

黄河:代表作《狄仁杰之幽冥道》《大雪怪》

造星能力弱归根结底是作品影响力问题,所以解决问题的核心就是要提高网络电影的影响力。

演员也需要好剧本和好制作。再好的演员,也无法在一个烂作品里被人熟知和喜爱。或许,把网络电影演员介绍给外界,最好的月老就是一部好作品。

每个项目拍摄周期不充裕,资金成本受限在所难免。院线电影也总觉得预算不够。但就演员而言,没有坏演员,只有差导演。好的导演,总能挖掘出演员的内在潜力。这也是我在不断学习的课题。

表达有千万种,如果预想的表演方式演员表现得不够完美,是否可以换个方式呢?一个人死了爹就非得要哭吗?如果哭不出来,是不是可以设计为这个人在悲伤时会暴躁狂吃?亦或者难受时就喜欢咬自己的手指。看着眼前死去的亲人,手都咬出血了仍不见一滴泪,或许会更动人。所以当演员没那么贴近自己的预想表现方式,就果断换方法。毕竟,再好的演员都不可能什么都能演。前期选角合适很重要。

回宇:代表作《大汉十三将》《魔国志》

当片场条件受限,演员演技不达标,这个一部分是可以在选角阶段规避的问题,通常演员本身贴合角色,就会提高一些拍摄制作阶段的效率,所以一些casting团队会参与网络电影选角。

而所谓“演员”,就不会太区分是否是网络电影演员,因为几乎没有只演网络电影的演员,他们的上升需求很旺盛。目前最大的困境就是演技和综合素质不够好。

富贵:代表作《巨鳄》

导演对演技肯定有要求,条件允许下演不好就一遍遍来,实在不行就改戏,或者后期剪辑。我接触的演员不只演网络电影,院线、电视剧、网剧、广告都会拍——只拍网络电影的演员我没接触过,只做网络电影的导演编剧好像有的是。

当然目前演员和其他部门都面临一样的问题:提升能力、有戏拍。

在每部戏之前,演员进组有一两天围读,一两天试妆海报,套招的时间有多有少,一般也都三五天左右。要说体验生活,目前基本没有,当然这也跟题材有关。其他影响演技和表现的,就靠演员自觉性,台词背熟现场调整了。

“希望我演的电影能和我的vlog一样

受到大家期待和喜欢”

“复古国风女神”写真之后,#南笙vlog#是她第二个在微博掀起声浪,有强烈辨识度的作品。出道以来出演、参演各种影视剧,2019年,南笙主演了4部网络电影,并为这些作品演唱了主题曲。

“我接的戏都预留出了前期的准备时间,包括剧本的讨论,人物的定调,还有造型的设计。”

当下,她主演的《辛弃疾1162》在爱奇艺热映,南笙理解李霜花这个角色“野蛮生长又纯粹深情”,她是陪伴在豪将辛弃疾身边征战沙场,出生入死的一抹女性亮色。为此在进组之前,南笙控制饮食,健身,以及射箭训练了将近一个月。

她还是8月份上映的女性向网络电影《双世青蛇》中的“青蛇”。为此做了比较多的案头工作,人物心理分析,形体调整控制等。“这个角色有蛇一样的姿态,身中寒毒很虚弱,经常趴着或者是躺着,所以她的形体是有些慵懒又灵活的。”

2018年初上映的《大梦西游4伏妖记》是南笙参与的第一部网络电影,片中那个“很女人的角色”春三娘算是南笙一次角色和形象的突破,区别于之前演的小女孩儿,反派等,“这个角色后劲非常大,到现在还有人给我私信说喜欢春三娘,我很开心”。

她介绍,这两年都是一半生活一半在剧组,网络电影有时候要提前进组一周去做准备。有围读与定妆,刚拍完的《紧箍咒之不法山》,剧本围读了好几天,导演也会给演员们看分镜,制片人,编剧等都一直在片场工作。

“现在一些院线的班底也在做网络电影,平台也欢迎优秀的作品去为这个市场定调”。

“戏有的拍就不错了”

事实上,知名如迪丽热巴七八个月没戏拍,某种程度是双向选择的结果。网络电影演员脑门额尔德尼不一样,非科班,蒙古族,摔跤拳击运动员出身,做过健身教练,从特约演员被发掘,一路演到《大蛇2》主演,又身处如今寒潮,他直言“戏有的拍就不错了”。

身高180cm,体重85kg,魁梧壮实的身板让脑门额尔德尼有类型演员的优势。2015年在央六《弓马啸西风》中以特约演员身份出道,由此喜欢上演员这份职业,2017年开始,以特约演员参演了《南方有乔木》《疾风正劲》等,但经济压力也来了。“17年一年特别难,有段时间3、4个月没有任何片子,差点放弃。”

转折点在于认识了导演林珍钊,后者算是“伯乐”。从《大蛇》中最早下线的那一拨特约演员,此后陆续主演参演众乐乐影视的《狄仁杰之幽冥道》《齐天大圣之火焰山》《霍元甲之精武天下》《大鲨鱼》,到《大蛇2》中出彩的“斧头哥”。经历有些励志。

脑门额尔德尼今年拍了6、7部戏,目前的3部戏前后一起连拍,中间无休。当下,他不太敢拒绝找来的项目,“现在有片子拍就不错了,去年年底到今年年中几乎没什么戏,拍完这个还有一部戏在聊,没有定。”

他属于对角色认真付出那一类演员。拍《霍元甲之精武天下》演一个反一号的日本武士,脑门提前一个多月去上海的道馆里学习日本剑道、礼节等文化习俗和身体机能训练,费用自己承担。《大蛇2》中有大量逃避怪兽的追逐戏,他在每次开机前的镜头外都提前跑动,让身体、气息、情绪都准备好,包活汗水、妆发都适应好角色状态。

“我是提前半小时酝酿,自己调整状态等待进入角色,等导演去调是不太专业的表现。”脑门表示。

脑门额尔德尼还通过上海一个casting团队,得到了在综艺《幻乐之城》、徐峥《囧妈》中出演的机会。只有,他对自己的规划是希望找到专业的经纪公司,自己在努力进步的同时,公司能帮忙做一些深入宣传,能跟大的戏去对接,“想往上走,不想仅仅停留在网络电影这一块”。

脑门说,作为演员,自己平时也会注意面对镜子多练习,记住表情,通过拍戏磨练演技,让合作过的导演喜欢,之后可以继续合作,“尽量多拍、多挣钱、多积攒经验。”

“相比院线,网络电影的容错率高”

刘頔2019年拍了17部戏,横跨院线电影、网络电影、网络剧等。他将自己主演的《哀乐女子天团》看作网络电影中平台全力扶持的特例,算是一张特殊名片。

“我出道以来大小拍过120多个戏,网络电影有30—40部,没有一部跟《哀乐女子天团》一样的情况。”

《哀乐》在网络视听节目中获奖无数,2019年10月,刘頔也凭借在其中的表演获得首届中国网络电影周的瞩目演员推荐。颁奖典礼回来的第二天,30多个网络电影剧本齐齐找来,价钱任开。刘頔说,(他们的心理)都是因为觉得平台推荐,一定是和平台关系好。(这样对于影片的发行有利)

“你一点都不觉得兴奋,甚至有点悲凉”。最后他接了其中一个香港中生代导演的网络电影,刘頔说,后者是今年合作过最愉快的一个导演。

2019年,刘頔还拒绝了一个关于“一帮人抢着怎么上厕所”的戏,尽管对方开了今年网络电影的最高片酬。现今,对于一些剧本、角色,他有自己的选择标准。“捉妖的、古装小屌丝莫名逆袭的,片名、角色傻到没有逻辑的,这些我都不想再拍了,除非给我多一倍的价钱。”他笑笑说。

“但接完之后因为要对自己负责,就想去改本子,改人物,就会成为别人口中的‘戏霸’”。

作为最早试水网络电影的那拨演员,刘頔见识过最蛮荒、最踊跃、最乱象的网路电影剧组,有只想挣制作费,对作品完全不负责任的团队,有怀抱一腔热忱专注内容,结果被市场一顿教育再也起不来的艺术家。他说,一些乱象在2019年的网络电影剧组还在发生。“虽说讲起网络电影,大家永远只关心挣钱,但我更怕这种戏挣钱。”

网络电影大门长开,刘頔也参演了《亲爱的》《解救吾先生》《冬去冬又来》《被光抓走的人》等高口碑院线电影,他说在那些剧组里听导演讲戏,完全是享受。

但刘頔同时也感受到,在目前的一些网络电影剧组,即便演员有对于角色的自我表达创作,大概率也很难实现。一些古装戏剧组,大多数还没轮到导演说戏,武术指导在执导打戏的时候就要求,“你把反应做出来”。刘頔自言这是自己最受不了的方式——“我作为一个演员努力了十几年才把好多多余的反应给去掉,现在又让我捡起来。”

刘頔在《亲爱的》中饰演唐青山

即便如此,刘頔也认为网络电影最有意义的是,表演容错率高。

“在院线电影里,我可以把自己最好、最擅长的表演状态表现出来,机会只有一个。我在网络电影里也可以尝试别人想不到我会演出的角色类型,所以网络电影不光给新人机会,也给成熟演员调试修正表演,更多尝试角色的机会。如果有演得好,能驾驭得住的,院线那边也还可以找我。”

他也直言更多的片酬收入是来自于网络电影,在院线做一个身价提升,在网络电影体现。

对于目前正热的演技类综艺,刘頔清醒认知到能不能上那个舞台,决定在于自身所属的经纪公司能拿什么跟平台交换资源,以及演员本身带的流量有多少。“总编剧是我同班同学,但还是得有公司资源加持。”

“网络电影演员没有演技?用作品告诉大家就好了”

郑拓疆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导演系,大学时认识了导演麦田,几次默契合作后,签约麦田映画。除了主演公司最早的一批网络电影,近年麦田映画发力网络剧,他又在《花落宫廷错流年》《等到烟暖雨收》《水墨人生》中有了多种不同类型角色的尝试,顺利圈得一批演技粉。

“无论做导演还是演员,都在积累,只能说目前积累还没够吧。”就像坦然面对自己导演科班出身选择当演员的交错一样,郑拓疆也并不羞涩谈自己网络电影演员这一身份,和荧幕上那些或欢脱、或潇洒、或痴情的角色都不一样,他本人有着稳重、自如而淡定的气质。

“演技这个东西,实际上跟现场能不能出东西比较重要,跟演员出身没关系”,他表示,说网络电影不需要演技,制作粗糙,现今早已不是那个年代了。而网络电影演员没有关注度,那就用作品告诉大家就好,也并不是接受一个采访,强调自己演技有多好就可以的。

在郑拓疆看来,所谓的网络电影演员不需要演技,其实是早期的认识误区,一个角色的呈现,不光是演员表达本身,还有现场灯光、环境、时间、预算等综合环境的加成。随着现今项目投资体量较之以前大幅增加,最近自己主演的一个的网络电影,大大超过原本预期。

他介绍,剧组首先是在筹备时间、周期,动作戏前期训练,都严谨很多,不仅主演需要训练,群演、配角,特约,武行都会前期训练,对待制作更用心;其次在制作的精良度上更上层楼;再者剧组人员之间多了深入的沟通交流、明确且全面,对待一个角色,演员不仅跟导演聊,和编剧、服装、化妆都会仔细探讨。

而整个2019年,郑拓疆拍了2个网络剧,3个网络电影,总共8个月时间在横店,还因此在12月推了两个片约,“需要喘息,也需要沉淀一下这段时间的收获”。

由于还在高中就有群演经历,他深深理解那些为梦坚持的网络电影跑组演员,“还是践行理想的成分更多一些吧,毕竟传统影视门槛太高了。”

事实上,目前网络电影公司中,有成熟艺人经纪经验的并不多。作为内容创作型公司的麦田映画,对于签约艺人的规划,副总经理萧天任表示,除了继续深耕制作,注重演员和角色的匹配合适度,让内容品质凸显角色形象,公司也会将艺人宣传做得更深入,并以角色为依托,逐渐养成成熟的艺人上升培养机制。